對話清華大學教授李政:“碳中和”任務艱鉅,但目標可以實現


來源:新京報網 10-13 馮琪

“未來這個任務很艱鉅,需要的成本也是巨大的。但這件事邏輯很清晰,目標應該是可以實現的。”10月12日,對於國家日前宣佈的“2060年前實現‘碳中和’”目標,清華大學氣候變化與可持續發展研究院常務副院長李政如此評價。

9月22日,習近平主席在第75屆聯合國大會上提出中國將提高國家自主貢獻力度,採取更加有力的政策和措施,二氧化碳排放力爭於2030年前達到峯值,努力爭取2060年前實現“碳中和”。這一宣佈引起國際社會廣泛關注。

所謂“碳中和”,是指企業、團體或個人測算在一定時間內直接或間接產生的温室氣體排放總量,通過植樹造林、節能減排等形式,以抵消自身產生的二氧化碳排放量,實現二氧化碳“零排放”。

據悉,從2019年年初起,清華大學氣候變化與可持續發展研究院(簡稱“清華氣候院”)聯合國內18家研究機構,開展了“中國低碳發展戰略及轉型路徑”項目研究。李政正是這次成果的項目負責人、核心專家之一。公開資料顯示,李政擔任清華大學教授、博士生導師,為長江學者特聘教授,政府特殊津貼獲得者。

2060年前實現“碳中和”的可能性有多大?轉型路上的阻礙是什麼?將如何影響和改變每一個普通人的生活?10月12日,新京報記者對話李政,圍繞“碳中和”回答大眾關切的問題。

對話

新京報:有人評價我國2060年前實現“碳中和”目標難度大,您如何看待?

清華大學氣候變化與可持續發展研究院常務副院長李政:政治意願、政治目標很重要,是決定性的、導向性的,它反映了廣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和經濟社會的發展方向。這個層面上來講,我們國家政策上是有共識的,論證目標的時候,主要的政府部門都參與了,目標的發佈是經過深思熟慮的,背後也會有政治、經濟、規劃、財税、金融等各種政策的匹配,繼而落實到行動上。

對我們國家來説,一方面經濟在增長,另外體量非常大,時間又很短,變化速率很高,未來這個任務很艱鉅,需要的成本也是巨大的。鉅變不會一夜之間發生,動員和被認可需要一個時間,但我認為這件事邏輯很清晰,目標應該是可以實現的。

新京報:目前我們國家可再生能源的開發應用情況如何?

李政:可再生能源的開發,我們國家在絕對數量上是世界領先的。從比例上説,我國2020年的目標比例是15%,實際上2019年就已經超過了這一比例,達到了15.3%。我國非化石能源使用主要集中在電力行業。就裝機容量來講,目前非化石能源的裝機比例已經達到40.8%,其中,可再生能源的佔比是38.4%,核電佔2.4%。發電量上來講,非化石能源佔比是31.1%,規模比較大,發展速度也比較快。

從總需求上看,未來還要重點發展水力能、核能、風能、太陽能等非化石能源,當然開發潛力最大的還是以風能和太陽能為代表的可再生能源。

新京報:轉型中有哪些障礙?

李政:目前我們已經認識到,經濟發展要走低碳、綠色、可持續的道路,這不光是一個經濟成本問題,還是一個價值導向問題。所以目標宣佈也可以倒逼解決技術問題、生產速度問題、基礎設施轉變量長週期問題、社會公平問題等。轉型中,新興行業發展,同時部分傳統行業就會削減或萎縮,這涉及公正公平轉型問題,需要採取轉崗、培訓、再就業等措施,保障勞動者的利益。

新京報:有人會擔心低碳發展影響經濟增長,這一擔憂是必要的嗎?

李政:人無遠慮必有近憂,人類社會在往低碳環保可持續的方向發展,這個目的達成是人類整體最大的利益,也是我國經濟社會的最大利益。我們走低碳發展路徑,實際上倒逼經濟發展模式轉型。另外,我們國家現在風能、太陽能發展得很迅速,非化石能源的比例在逐漸提高,這意味着轉型實際上已經開始了,但我們GDP總體還是在快速增長中,並沒有因為轉型而停滯。發展低碳經濟也會創造新的更多的經濟增長點和經濟效益,以及提供更多“有尊嚴的”、體面的就業崗位。

新京報:實現“碳中和”目標將如何影響和改變每一個普通人的生活?

李政:居民這一塊非常重要,意識是所有行動的核心。所有政策、行動最底層都有一個根本支撐,就是人的良心和價值觀。我們看到各地方也在進行宣傳教育行動,例如成都的“碳惠天府”機制,搭建公眾、小微企業踐行綠色低碳行為的參與平台,通過政策引導和市場激勵,引導每個個體約束和改變自己的行為。

實現碳中和本質上是實現可持續發展,和綠色發展的理念一脈相承,和每個民眾都是息息相關的。一個發生在我們身邊經常感知的現象就是新能源汽車在逐漸增多,這其實就是減少碳排放的一個典型例子。此外還包括,能選擇公共交通就不開車、減少浪費、垃圾分類等。孔子曰:“道之以德,齊之以禮,有恥且格”,我們要爭取整個社會形成良好的低碳氛圍。

編輯:李華山

2020年10月15日 08:20:42  清華新聞網

更多 ›圖説清華

最新更新